斯帕赛道位于比利时的东南部,坐落于与卢森堡交界处的阿登高地。在1924年第一次被启用,自从1985年开始举行比利时F1大奖赛。只是一个半永久性的赛车场,使用上了部份的公路。这是一个既漫长又艰难的赛道,除了发卡弯和连续S弯,宽阔的弯道和舒展的直道提高了赛车的通过速度。

斯帕赛道赛道弯道名称:
1-拉索尔斯(La Source)、2-艾尔罗格(EauRouge)、3-拉迪里逊(Radillion)、4-科姆贝斯(LesCombes)、5-马尔梅迪(Malmedy)、6-里维格(Rivage)、7-波恩霍尼(Pouhon)、8-方格斯(Fanges)、9-斯塔维洛特(Stavelot)、10-伊兰切蒙特(Elanchimont)、11-切卡尼【公共汽车站】(Bus stop Chicane)
地址:Spa Grand Prix S.A. Route du Circuit, 38 B-4970 Francorchamps Belgium
赛道记录:1分41秒501(2018,塞巴斯蒂安·维特尔,SF71-h)

位于比利时的中心,斯帕赛道自从1985年开始举行比利时F1大奖赛。就像加拿大蒙特利尔赛道一样,它只是一个半永久性的赛车场,使用上了部分的公路。这是一个斯帕赛道既漫长又艰难的赛道,尤其是下山路段,往往会令人心跳停止。对付斯帕赛道需要用上一个中至低的下压力调校。
迈克尔-舒马赫曾经六次在斯帕赛道获得过冠军。迈克尔-舒马赫在比利时获得了职业生涯首个分站赛冠军。此外冰人莱科宁和已故著名车手塞纳在斯帕四次夺冠,前世界冠军达蒙-希尔三次获得比利时大奖赛冠军。
斯帕赛道位于比利时的中心,在1924年第一次被启用,自从1985年开始举行比利时F1大奖赛。就像加拿大蒙特利尔赛道一样,它只是一个半永久性的赛车场,使用上了部份的公路。这是一个既漫长又艰难的赛道,许多赛车手在这个气候多变的赛道取得过胜利。
不同于其他赛道,被群山和自然风景所包围的斯帕—弗朗科尔尚拥有长长的直道和显著的地形海拔变化。除了发卡弯和连续S弯,宽阔的弯道和舒展的直道提高了赛车的通过速度。在这里一部好的引擎相当重要,不仅仅是因为长长的直道和快速弯角,Eau Rouge弯产生的横向G力对燃料系统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虽然直道上要求降低阻力,但快速弯角需要相对较高的下压力设置。
斯帕赛道闻名于世,雄伟的Eau Rouge弯角总是冠军车手的最爱,其承接了通过速度最慢的发卡弯La Source,使赛车在之后沿大下坡长驱直入。经过斯帕赛道La Source弯后,赛车在引擎的巨大推动下将有长达20秒的全油门,在整条赛道上这种路段只有两个。之后赛车爬坡直到Les Combes。这个连续弯给赛车施加了巨大的承载力。实际上赛车的多方面调校都是为了使之在这里表现更为良好。
在这里危险层出不穷,年轻的阿兰·斯泰西和克里斯·布里斯托在1960年不同的事故中丧生。1970年后,车速太快的原因,这个赛道被停用了,直到1983年才恢复了在这里的比赛。重新启用时赛道的长度几乎减少了一半,并且把最危险的一段赛道取消了,赛道的修改更加符合那些最具天分的车手的需要。Eau Rouge弯道保留了最吸引人的因素,也是事故多发地点。93年阿莱克斯·扎纳尔蒂从严重的事故中捡回了一条命,而他正是在Eau Rouge弯道撞毁了他的莲花赛车。由于1994年在伊莫拉赛道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惨剧,在这个最危险的弯道前加入了一个减速弯,但95年这里却恢复了原先的设计。
迈克尔·舒马赫曾经六次在斯帕赛道获得过冠军。斯帕赛道也见证了舒马赫在F1的历程,1991年舒马赫就是在比利时,开始自己F1职业生涯的。一年之后,迈克尔·舒马赫在比利时获得了职业生涯首个分站赛冠军。此外冰人莱科宁和已故著名车手塞纳在斯帕四次夺冠,前世界冠军达蒙·希尔三次获得比利时大奖赛冠军。
注释:斯帕赛道在2003年、2006年未能主办F1大奖赛

赛车底盘:斯帕赛道的特点是具有很多‘飞行弯道’(在其19个弯道中仅有6个弯的速度低于150公里/小时),因此大部分车队都会使用较高的下压力水平,以求在弯道中获得最高的抓地力,就像在银石赛道上的情况一样。不过斯帕也有其独特的地方,赛道上的两条长直道给车手提供了很好的超车机会。这就意味着车手要想守护自己的位置,就必须要跑出最佳的出弯速度,因此下压力水平要根据要求进行调整。最终各车队很可能会使用中等下压力调校,以求在直道上跑出320公里/小时的最高速度。在这里,空气动力学效率(在降低阻力的同时产生最大的下压力)是获得成功的关键。
悬挂系统:在悬挂系统的设置中,车队们通常会使用相对较硬的悬挂,以确保赛车在高速弯道中有良好的空气动力学表现,并且具备出色的高速变向性能。不过在斯帕赛道出最后一个减速弯和拉·索斯发夹弯的时候,良好的牵引力非常重要,因为如果在这两个地方的任何一处稍有不慎,就会被对手在下一个弯道轻松超越。
轮胎:2016年比利时站倍耐力提供超软、软、中性胎三种配方。2017年比利时站则使用极软、超软、软胎,中性胎不再使用。
底盘高度:由于在Eau Rouge弯道中会遇到很高的下压力,所以赛车的底盘高度受到了限制。从赛道最低处到最高处,赛车的底盘高度最大变化差达到了25毫米。如果赛车底盘高度下降很多的话,那么车手会失去对赛车的控制。在使用V6引擎以及现行的空气动力学规则下,车手们可以轻松地以300公里/小时的时速通过Eau Rouge弯道。车手们大概会保留大约10公里/小时的速度余量,以求在通过Les Combes前的大直道时能够守住自己的位置。
刹车:在斯帕赛道中,刹车是所有系统中最为轻松的一个部分。这条赛道只有三个需要大力刹车的地方,即1号、5号和18号弯道前。总的来说,由于大部分弯道的速度都很好,需要进行刹车的机会不是很多,所以斯帕赛道对于刹车系统来说相对轻松了很多。
引擎:同蒙扎赛道一样,斯帕是赛季中对V6引擎考验最大的赛道之一。每个单圈中引擎将承受极其苛刻的压力,平均每圈有72%的时间要用到全油门(只有蒙扎能够超越这个数值,达到了76%),此外,对引擎考验最大的莫过于从La Source到Les Combes之间长达23秒的全油门时间。这一赛段中,引擎和所有附属零件都要承受非常大的G力。在设计润滑系统的时候,车队们必须要考虑到这一点,以避免在极端情况下出现润滑油供给问题。

La Source发夹弯就在起跑后不远处,很多车手都会因为事故而在此退出比赛。 到达Eau Rouge速大可达305 km/h,下坡后车手轻点刹车后进入弯角,之后斯帕赛道开始上坡,上坡前时速为290。很多车手都希望在Eau Rouge提高出弯速度以便在紧接而来全场速度最高的路段有更好的表现,但事实上只有少数车手能够全油门出弯。
在Kemmel速度可高达350,然后必须重踩刹车后进入Les Combes弯,这里是个很好的超车点。这个先右后左的复合弯道平均速度为3档140,出弯时可上4档速度175。Rivage是一个下坡而且颠颇的弯夹弯,如果遇到下雨很多车手会在这里冲出跑道提早收工。之后的Pouhon弯进出弯的速度都是230,出弯后的小直线上速度又可达到300,然后会遇到Fagnes汤匙弯,一个先右后左的减速弯,以180通过。Stavelot是一个连续的右弯,以3档入弯,4档260出弯,Blanchimont是一个长的左弯,以速度310出弯后在进入直线前会遇到Bus Stop汤匙弯,这是全场最慢的一个减速弯道,通过之后就进入直线完成一圈。

责任编辑:郭伟创
收起
导航
返回
顶部
叮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