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莎拉蒂汽车公司最早是由玛莎拉蒂家族创建于1926年,是专门生产运动车的公司,在欧洲具有很高的知名度。玛莎拉蒂运动车在造型设计上,将自己的传统风格与流行款式相结合,在外观造型、机械性能、舒适安全性等各方面,在运动车中都是一流的。1975年曾与德-托马索轿车公司联合,但仍保持各自的独立。1989年几经周折,最终成为菲亚特汽车公司的子公司,品牌仍然保留。

玛莎拉蒂汽车公司最早是由玛莎拉蒂家族创建于1926年,是专门生产运动车的公司,在欧洲具有很高的知名度。玛莎拉蒂运动车在造型设计上,将自己的传统风格与流行款式相结合,在外观造型、机械性能、舒适安全性等各方面,在运动车中都是一流的。1975年曾与德-托马索轿车公司联合,但仍保持各自的独立。1989年几经周折,最终成为菲亚特汽车公司的子公司,品牌仍然保留。

玛莎拉蒂汽车的标志是在树叶形的底座上放置的一件三叉戟,这是公司所在地意大利博洛尼亚市的市徽,相传于罗马神话中的海神纳普秋手中的武器,显示出海神巨大无比的威力。

dsv

“玛莎拉蒂”这个名字来源于意大利瓦格纳(Voghera)一个普通家庭,火车司机罗德夫.玛莎拉蒂(Rodolfo Maserati)和妻子共同养育了六个男孩:卡罗(Carlo)、宾多(Bindo)、阿尔菲力,埃多勒(Ettore),欧内斯特和马里奥(Mario),六个孩子都参与促进日后玛莎拉蒂这个世界著名跑车品牌的建设与发展。 意大利汽车有“二王一后”二王分别是“法拉利”“兰博基尼”一后就是“玛莎拉蒂”。

Maserati

●玛莎拉蒂的传奇

“有时,乐趣在于追寻的过程”,发掘出一款被时间遗忘的珍贵汽车,几乎是所有狂热车迷的梦想。一个谣言,一个秘密,一个老人临终的遗言,这一切互不相关却有一丝影子的线索,都有可能叫人们付出全部的精力和心血。

Maserati

之后就是寻找了。就像考古挖掘一样,寻找一个无价之宝会招来全世界的追逐者。但这项工作更多的是验证意志和耗尽资源。在某些情况下,真的会有价值百万美元的杰作被随便地掩埋。比如有1辆(存世6辆)Shelby Daytona眼镜蛇小跑车和1辆(存世12辆)捷豹E-Type赛车,直到最近才在南加州的车库里被找到。因此叫人不得不信,几十年来一直有许多世界顶级汽车就隐藏在收藏家的眼皮底下。于是就有了“贝佛利山警探”(Beverly Hills)般狂热的追寻者戴维·西德瑞克(David Sydorick)以及失传已久的玛莎拉蒂的故事。

●成为收藏

那种对独一无二的追求风气在50年代末50年代初开始消失,新型3500GT每年销售数百辆,而A6G 2000则逐渐淡出。许多都因年久失修而废弃了;有能力保养它们的车迷更感兴趣的是购买新款车。

30年过去了,A6G 2000再次亮相。60年代末,汽车收藏热使得每个人都想发现下一个宝物。伟大发现的故事传得到处都是,关于隐藏多年汽车的传说激发了所有人的热情,并争相去探寻下一个发现戴维·西德瑞克就是热衷于这种奇遇人们中的一位。50年代,生于匹兹堡的西德瑞克已在华尔街获得成功。60年代中期,他的纽约新雇主决定在西海岸设立办事处,于是西德瑞克就来到南加州。虽然换了地方,但他从来没有放弃汽车收藏这个爱好,因此他的汽车收藏不断发展壮大。

“收藏会随时间流逝而改变吗?不会”,西德瑞克回想说。“接触了这一行后我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是什么。我酷爱意大利的carrozerie,对我来说那就是Zagato,我就喜欢他美丽纯粹的造型。”在意大利Mille Miglia的几次驾驶经历使他对A6G 2000产生了兴趣。“在我们比赛的这几天里,我好像被这些车迷住了”,他沉思着说道。“无论是从前面还是后面,或者看着他上山下山并穿越城市的街道,这都是一种享受。”购买了底盘编号2179的A6G 2000,西德瑞克成为这个独一无二的俱乐部的成员,并且在1996年成为同级别佩布尔滩比赛的获胜者。

他对汽车研究越多,就越发肯定有一款A6G 2000尚未发掘出来。多年来,底盘号为2121的那辆为索尔·迪那塔勒(Sal DiNatale)所有,50年代他在洛杉矶经营一家生意兴隆的汽车维修店。几本玛莎拉蒂的书中有精彩照片,并着重介绍2121独特的带有Zagati签名的双层泡沫车顶,单独空气进口。以及原始黑色加州牌照,有传言说2121远藏在索尔的出生地,西西里岛的车库。消息只有这些,西德瑞克竭尽所能也无法获得更确切所在地的消息。

●重见天日

时间就这样流逝了,但凑巧的一件事情发生在1977年初,有两个人打电话问是否可以过来看看他的汽车收藏。其中一位来访者是玛莎拉蒂车迷傅瑞斯·萨博丁(Boris Subbotin),另一位是就是2121的车主迪那塔勒。他们在看A6G 2000底盘2179号码的时候,戴维提起了他一直以来是多么仰慕2121,然后随便问起它是否的确在西西里岛。

索尔回答说,确实在西西里岛,西德瑞克回忆道:他说他打算到那儿去,把车装船运回了家乡,只是他再也没回去过。

所有人都在追寻中得到乐趣,西德瑞克笑着说道。萨博丁很快意识到,西德瑞克是2121最理想的主人,所以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两个人不露声色地努力说服迪那塔勒,戴维的双层车库将会是理想的家,玛莎拉蒂可以被很好地修复。一年以后迪那塔勒才不再拒绝,西德瑞克立刻坐了整晚意大利航空公司的飞机从洛杉机飞到米兰,然后到西西里岛卡塔尼亚。再从那儿开车到陶梅娜(Taormina)。

那晚,索尔的女儿去迎接西德瑞克,经过一段暴风雨中的艰难车程,他们到达了索尔的出生地——一Savoca。走过镇上几条荒废的黑暗小巷,穿过几条小路他们来到一个砖砌的车库前,里面装满了建筑材料。进去后,索尔的女儿在黑暗中摸索,她用力拉了一下用破布条做成的灯绳,天花板上悬挂的惟一灯泡为屋里带来昏黄的光线。屋外咆哮的风声淹没了西德瑞克既寒冷又愉快的叹息。原封未动的玛莎拉蒂A6G 2000静静地看着他的新主人。第二天早晨他们回来时发现很多人站在雾中;好像全Savoca的人都知道一个美国人要来带走车库里的古老汽车。门打开了,人群马上向前移动以便看得更清楚。玛莎拉蒂后面建有一座两英尺高的砖墙来防贼。

当索尔的女婿用铁锤把墙推倒后,西德瑞克终于从这么长时间的焦虑渴望中解脱出来。虽然2121的漆已剥落,车胎也扁了,岁月的侵蚀使普列克斯车窗玻璃出现了裂缝,但仍然是双层泡沫车顶、单独空气进口、加州的黑色牌照,与书中看到的完全一样。在检查所有原装内部结构时,西德瑞克还发现了1959年和196O年的加州注册说明。

彻底拆了砖墙,给轮胎充了气后,玛沙拉蒂被推到大街上来,20年来第一次重见天日。人群向后退去,2121被装上卡车,第一次长途旅行就来到了加州的新家。

3年半以后,曲线玲拢的玛莎拉蒂在2002佩布尔滩比赛上初次亮相,他在几天前才刚刚结束了历时3年的维修。戴维就像一个期待中的父亲,紧张地审视着场地路面。他知道竞争将会很激烈,同一级别中有很多顶级返修车,包括2辆50年代初期的阿斯顿DB4 Zagato。裁判到达Sydorick时,戴维很清楚他们会质疑A6G 2000 Z的独特造型,这有可能会影响他的得分。他还没来得及解释,主裁判约翰·林(John Ling)说,“啊,戴维,我过去为索尔工作时,曾整天开着这辆车到处跑”。

责任编辑:余伟楚
收起
导航
返回
顶部